百年前台湾人如何信耶稣?来听偕叡廉说故事
时间:2020-07-25 出处:W恵生活
编按:福音由宣教士传到台湾已逾150年,然而百年前,宣教士是付上何种代价,将好消息传给文化和信仰截然不同的台湾先民,带领许多知识份子、基层农夫和渔夫成为门徒?且看马偕的儿子偕叡廉传教士(1882年-1963年)细说分明。◎偕叡廉口述/偕玛烈记录在淡水河对岸,观音山脚下有个小村庄,叫做八里坌。大部分住

编按:福音由宣教士传到台湾已逾150年,然而百年前,宣教士是付上何种代价,将好消息传给文化和信仰截然不同的台湾先民,带领许多知识份子、基层农夫和渔夫成为门徒?且看马偕的儿子偕叡廉传教士(1882年-1963年)细说分明。

◎偕叡廉口述/偕玛烈记录

在淡水河对岸,观音山脚下有个小村庄,叫做八里坌。大部分住在这里的人从事捕鱼、种稻和种茶,有些人养水牛和羊。村子里大约有两百五十位居民,另外,约有两倍人数的农夫就住在附近。

八里坌:儒家学者改信基督
我父亲(马偕)在一开始传道的时候,很早就来探访过这里。不顾早期所遭遇的反对,他设立了一个小布道所。教会还附设了学校。这所学校的教师是一位很有学问的儒家学者。他诚实、正直,但对于自己的学识感到非常自豪。

我的父亲经常到八里坌。从很早以前开始,我还不太会走路,我们家人就经常陪他来。一八八五年,在法国人佔领北福尔摩沙不久,我们一度搬到这个村庄。有好几个礼拜,我们住在一间新盖的茅草屋。同时,有一间新教堂,是用阳光晒的石灰砖头盖的,配上红瓦屋顶。这真是美丽的小教堂,有玻璃窗,也有百叶窗可以遮阳。

当我在一九一一年以宣道师的身分回到福尔摩沙时,常和淡水的牧师造访八里坌。这是一个古老的原住民名字,虽然大部分的族群在很久以前都迁移到别处了。许多年以前,有个传道师也是平埔族人,被派遣到这里。马偕牧师娘和我来探访他,和村子里的人一起住了好几天。刚刚提到的那位儒者已经退休好几年了,住在一座大的红砖农舍里,屋子旁种了竹子、木瓜、橘子和一棵大榕树。他和家人及女婿一起住,担任八里坌教会的长老。有一天,他告诉我们他的故事。

他说,他就在这个庄头出生和长大。他喜欢读书,渐渐对孔子的儒学经典很专精。时机一到,附近孩子的家长请他开设书塾,他就开班授课了。有一天,来了一个外国人对他说话,那个人就是马偕博士。他说他正在盖一间教会,并且计画要附设一所学校,他需要一大片土地。

「我告诉他,我知道有一大片位在角落的土地,我很高兴可以协助你,你就可以盖校舍了。」

因此,这所学校就用竹子和茅草盖好了。他被邀请在这里教学,待遇虽然低,但是米和蔬菜便宜,他就很满足了。

马偕牧师经常来学校探访。他说牧师的声音铿锵有力,说着一口流利的本地话,在讲台上总是很活泼。身为一个儒家学者,老师总是习惯说话给别人听,而不是听人说话。他当然必须听这个宣道师讲道。但是,如果被派来的年轻传道师不能熟知中国经典时,他会藐视他们。有时候,他不和农夫与牧童一起坐在长凳上,而宁愿站着。后来有人搬来一张竹椅子,他就舒服地坐下。

但是他想到:「没错,我是个学者。但是就圣经和基督信仰来说,我是个婴儿。」他就起身去跟一般民众坐在没有靠背的长凳上,开始认真听神的话。他开始认知到在他所学的一切中,他缺少更重要的东西。有一天,他信了神,并且要求受洗。

一直到他过世前,翁锡金都是一位坚定的基督徒。无论远近,他都受到许多他帮助过的个人、政府官员和地区首长的尊敬。好几百人前来参加他的丧礼。淡水的乐团吹奏基督教圣诗,包括〈天堂拢无苦难〉。日本官员和中国仕绅上台演说,淡水的牧师锺天枝主持这场礼拜。

百年前台湾人如何信耶稣?来听偕叡廉说故事

前排偕叡廉和马偕。后排:大女婿陈清义(右)、小女婿柯维思(左)

八里坌:从打手到基督门徒
有一次,马偕牧师娘和我到八里坌跟那位平埔族传道师潘水土住在一起。他是我早年在淡江中学的学生,我们一起探访许多渔夫和农夫。我听到一个渔夫成为基督徒的故事。

在八里坌村里有好几个厉害的人,分别属于不同帮派,专门向贫穷的渔夫勒索。其中有个叫水益(Tsui-ek)。他有五呎六吋高,身体强壮结实。年轻的同伙奉他为领袖。

这段时间,有个传道师卓开日被派遣到这个地区。我父亲在世的时候,他在淡水读书。我们会一起爬山,也是在同一队踢足球。他是一个很有耐心和毅力的人。有一天,他在路上遇到打手水益,想要和他交朋友。他向水益谈论宗教,并且邀请水益来教会,水益总是有藉口不去。有一个礼拜六早上,传道师又来邀水益隔天到教会,但是水益有一大片稻子要种,没时间去教会。

「没关係。」卓开日说:「我来帮你,我在农村长大的。」他就把鞋子脱掉,脱掉外套,捲起袖子,踏进泥沼的水稻田走动。不管水益的反对,他整个早上一直工作,直到把最后一株秧苗插好。然后他说:「我明天和你在教会见,礼拜十点钟开始。」

整个下午,水益很苦恼。他应该如何是好?但是天一亮,他梳洗,刮鬍子,叫他的太太和孩子準备好,他们要去教会!当这家人进入教会时,许多人都转头,并且惊讶地看着他们。这一天,开日的讲道很好,水益印象深刻。

「礼拜天以后呢?」

「为什幺问?」他说:「我从那时到现在一直都去啊!我改变了待人处事的方式。」

有一天,我问他愿不愿意一起探访观音山后的农夫?他很高兴地答应了。当白天炎热的时候,他们在一间乡下小店休息,孩子和大人都聚在一起。

「水益来了,最厉害的打手。」大家传着话。「你还打人吗?」有人问他:「你一次可以打六个人,每个人都怕你。」

「不,我不打架了。」他说:「我已经改变我做人的方式。现在我是一个耶稣基督的门徒。」他就对这些专心倾听的人做见证。

百年前台湾人如何信耶稣?来听偕叡廉说故事

偕叡廉(后左一)带着两子偕约翰、偕威理,与医师、导游、牧师到太鲁阁峡谷。

东海岸:转忧为喜的渔夫
一八八○年代,我父亲在宜兰平原的平埔族中开始传道工作。当时这些族群分布在卅六个村庄里。他们有自己的稻田、果树,包含麵包树,而且是技术精良的渔夫。他们似乎相当兴旺。

许多年前,我有个机会去探访其中一个村庄,叫做南方澳或南风湾(South Wind Bay)。这里大约有七十五个村民。他们平常是快乐的人。但是当我看到他们时,他们看起来很忧伤、软弱。我去拜访头目,说我姓马偕。
「我也是马偕。」他说。

和许多村民一样,他姓我父亲的姓。我问他为什幺每个人都这幺悲伤。他说:「我们一直住在这个海湾的旁边,我们有自己的小农园和橄榄树。我们很穷,但我们是基督徒。礼拜天,我们聚会敬拜。但是,现在我们要被遣散迁移。日本人说:他们需要用我们这块土地来盖一个港口,让现代化的马达渔船可以停泊。我们必须搬出去,但是,我们可以去哪里呢?我们没有钱可以买土地。」

我告诉头目:「你们可以请求日本政府给你们另外一片土地来交换你们原来的土地!几年前,你们有一小群族人的土地也是被徵收,但是我们向政府申请补偿,最后就这样办成了。」

因此我回到教会,向郭树枝牧师──我以前的学生说起此事,并且请他为这群人提出申诉。政府里也有我们学校的校友高麟。如果他们两人联合陈情,也许会有些帮助。但是陈情了许多次,却什幺也没发生。

有个礼拜天早上,一个日本官员来参加主日崇拜。他是基督徒,被派遣来要管那个地区。现在,终于有改变了。有一天他带着八个族人代表到了苏澳往南二十五哩的海边。这位官员说:「选一个你们想盖自己村落的地点,到山上砍木材下来盖房子。盖了以后就搬到这个新的村子,这片土地就会给你们。你们是渔夫,海就在这里。」

所以,他们就迁村到大南澳的新区域。再下一次,我去探访的时候,他们脸上又有笑容了。在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里,我们坐在外面空地高大竹林下的长凳上,用他们很熟悉的曲调唱圣诗。

大南澳是一个小村子。汉人住在河的一边,平埔族住另一边。几年前,我去探访这部落,发现汉人没有地方可以敬拜主。但是,他们有在拜拜,在一座纪念碑前烧香。这座石碑是汉人军队建立的,纪念他们派遣一千位军人中有三百个留守,和猎头族对抗

因此,我和我们教会的传道部谈起这事,他们派了一个平埔族传道师到那里。他在汉人和平埔族当中努力服事。我再去看他时,亲眼见证在礼拜天早上有十四个人受洗。

百年前台湾人如何信耶稣?来听偕叡廉说故事

偕叡廉于家中阅读书报。

百年前台湾人如何信耶稣?来听偕叡廉说故事本文与图出自:《马偕的孩子说故事:来看偕叡廉》
作者:偕叡廉口述,偕玛烈记录。编译:林一真
出版社:宇宙光

 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